四年前,当德国队在巴西登上世界冠军宝座时,国内大书特书的就是德国的青训十年耕耘见成效。本届世界杯上,尽管德国队小组赛就出局,但这并不是德国的“青训”出现了问题,而是用人、管理层之间的不同意见等各种因素混杂在一起导致德国队出局。而像西班牙队、巴西队、阿根廷队等为什么出局,相信与德国队出局是截然不同的故事。

不知这几万文字是否有让你对世界杯、对俄罗斯有更深的认识,是否给予你感动与心动。于我而言,每敲下一段文字,便将这份经历又一次重重拓印于脑海。也许这段经历,即使到了老迈卧床之时,想起来也依然会手舞足蹈吧。

克罗地亚前锋曼朱基奇是本届最后一粒乌龙球的创造者,他也不幸成为历史首位在决赛中自摆乌龙的球员。另一项历史首次也与乌龙球相关,在半决赛与克罗地亚的比赛中,英格兰12号球员特里皮尔命中直接任意球,至此本届世界杯1号至23号球员全部取得进球(包括乌龙),这是自2002年引入23人名单后的首次。

在随法国队夺冠后,后防主力瓦拉内已成为准大满贯得主,25岁的他随皇马拿遍俱乐部荣誉,现在距离生涯圆满仅差一座欧洲杯。以法国队的年龄结构和人员配置,两年后捧杯大有希望。也许低调的瓦拉内永远不会成为聚光灯下的明星,但这并不妨碍金牛性格中的优点将他引入传奇行列。

实际上,在赛程确定之前,卡塔尔世界杯引起的争议早已满天飞,首先这届世界杯普遍被外界认为是“有原罪”的世界杯,西方媒体多方调查认定,卡塔尔获得承办资格是由于贿选和金元战术。

在成为阿根廷队滑铁卢的喀山体育场,梅西在赛后久久伫立。那个不愿离去的身影,诉说的是对世界杯的眷念;那份不愿落泪的坚强,掩盖的是心底的落寞与不甘。

这是老生常谈――自从国人开始了解世界杯后,中国媒体和球迷都是在观看“别人家的比赛”的同时,苦苦反思和探讨中国足球的出路。本次俄罗斯世界杯各队所反映出的经验和教训,我们依然坚定地选择“说一说”。

世界足球重心进一步向欧洲倾斜,但世界足球版图未出现重大变化

曾在2006年和2010年两次参加过世界杯季军战的前德国国脚弗里德里希,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卸下了决赛的压力包袱后,争夺三、四名的球队通常会以更加轻松的状态参加比赛,“世界杯季军战更容易产生进球大战与精彩的个人表演。”

与欧洲杯、欧冠联赛等不设三四名决赛不同,世界杯季军战的历史非常悠久,从1930年首届世界杯创办至今均有设置。虽然与冠亚军决赛相比,季军争夺战多少有些“鸡肋”,但历届世界杯季军战也留下不少经典名局,令人过目难忘。

来自考文垂的乔伊纳自小组赛开始以来就一直在旅行。他说:“人们告诉我们别来这里,还说有人会把我们的脑袋踢掉。但我现在学到的是,不要人云亦云,想做就做吧。”

比利时队荣膺季军――对于拥有黄金一代的“欧洲红魔”而言,无缘决赛确是一大憾事。但获得第三名,他们已刷新了其在1986年创造的世界杯第四名的最好成绩。而该队的主力球员大多是风华正茂的“90后”,下一个4年,也许才是他们真正的巅峰时期。

下半场,英格兰队发动反击,第七十分钟迎来绝佳扳平机会,戴尔单刀挑射,皮球晃过比利时队门将库尔图瓦,眼看就要越过门线,比利时队后卫阿尔德弗雷尔德快速回防,一脚飞铲将皮球踢飞,确保城门不失。久攻不下的英格兰队反而在第八十二分钟遭遇比利时队反击,接到德布劳内的精准传球,阿扎尔高速奔袭、冷静施射,皮球直钻球门左下角,比利时队以2∶0锁定胜局。

从足球层面来看,有了大数据的辅助呈现,人们对世界杯更加一目了然。在本届俄罗斯世界杯上,国际足联已经可以驾轻就熟为各国家队提供实时数据,诸如每位球员的跑动距离,传球次数、射门角度、常用路线、技术习惯等统计数据和结论,“我们每位技术人员都能在更衣室里看到各种图像、分析表格、比赛期间的数据……我们正在努力适应这种模式。”西班牙队助教哈维尔·米拉尼奥表示。

出征俄罗斯,是34岁的伊涅斯塔第四次征战世界杯。2010年的南非,他在半决赛和决赛中送出关键助攻和制胜球,助西班牙队首捧起大力神杯。如今,西班牙队倒在1/8决赛的点球大战中,这位功勋卓著的斗牛士随即宣布退役,并将这一天称为是他“足球生涯中最悲伤的一日”。